您现在的位置: 宝尔汗佛塔网 >> 龙多活佛 >> 活佛应化 >> 正文
阿旁大师对龙多活佛的授记
文章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08-11-30 9:41:33

阿旁大师对龙多活佛的授记:世上三分之一的人将因他而获得解脱!

 

赤洛活佛(龙多活佛的上一世)的弟子遍布全藏,其中一个得意门生名叫扎坚活佛,为八美拉乌通寺主持。赤洛活佛生前最后一次去拉乌通寺时,临别之际,扎坚活佛说:“你这趟走了,以后我们再也见不着了吧?”言毕伤心落泪。赤洛活佛说:“不要难过,我很快就会再来你们这个地方。”

赤洛活佛回去后不到两年就圆寂了,又过了两年,他的转世龙多活佛果然在那里出生了,其生母是扎坚活佛的妹妹,其父亲则是拉乌通寺原先的一位管家。

管家还俗娶妻,乃出于一位大修行者阿旁大师对他的面谕:“你应该还俗,有个不一般的使命要你来完成。你以后将得到一个孩子,不是个一般的人,他的违缘消除之后,世上三分之一的人,不管是见过的、接触过的,哪怕是听到过他的名字的,都能种下解脱之因乃至获得解脱……”阿旁大师,正是前面提到的,那位圆寂后身体缩得很小的年龙达热拉姆(年龙上师佛母)的令尊大人。

 

从西穷到八美【解说词】

——当代大德龙多活佛随行记 

陈晓东

 

广袤雄伟的青藏高原,山峦巍峨,原野浩瀚,占全国四分之一的面积,为亚洲最大的高原,也是地球上最高的高原,当之无愧地被现代人誉为世界的屋脊。

在这片平均海拔四千米以上的土地上,自古以来栖居着淳朴豪爽的藏族人民,不惧气候恶劣,生生繁衍不息。

千百年来,藏族全民信奉佛教,诸如因果不虚、前世后世、持善积德等这些佛法中的基本理念,在藏区家喻户晓、深入人心。

这是藏族老乡义务为修建寺庙背石块、扛木料,尽管山高路陡,人人奋勇争先,谁也不甘落后。

这是名闻中外的的稻城神山,每年有大批信众、游客从四面八方赶来朝圣。

这座云雾缭绕的雪山,据说是莲花生大师修行过的圣地。

这面怪石嶙峋的峭壁,常年涓流不断,据说这是从米勒日巴当年闭关山洞里流出的圣水。

在藏地,活佛、喇嘛、堪布以致普通的出家人,受到人们普遍的发自内心的尊敬。

赤洛活佛,是近代一位声名卓著的大活佛、大学者。

他于1877年(清光绪三年)出生在今四川阿坝藏族自治州壤塘县上杜科乡西穷寺。这里,上世纪八十年代犹被国务院划定为全国23个最贫困县之一,许多地方至今还没用上电。

他去世于19533月,享年75岁。

赤洛活佛去世后两年,195525日(藏历正月十三日),他的一个转世龙多活佛在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道孚县八美的一个小村庄里出生了。由于历史的原因,直到二十多年后,西穷寺才正式为转世活佛举行了坐床仪式。

龙多活佛为当今举世闻名的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常务副院长,还在上个世纪,他就被该院院长、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预言为将是21世纪弘扬宁玛派教法的大绍隆者。

近年来,龙多活佛大部分时间都在五明佛学院忙于院务,但他一有空暇,就去各地乡村举办法会,广宏佛法。对西穷寺,他尤情有独钟,每隔几年,就要抽时间来这儿走一遭,凭吊先贤圣哲,谢慰父老乡亲。

20035月,龙多活佛再次来到西穷寺。寺院僧人和当地老乡对龙多活佛崇敬无比,以藏族人民最最热情的方式,欢迎他回到他的前世赤洛活佛的故乡。

发生了一个小插曲。这位酿酿的父亲是个老牧民,上次见到龙多活佛时说:“我老了,身体又不好,以后见不到你了吧?”龙多活佛说:“不,我们下次还会见面。”老人凭着一股顽强的信念,一直等着再见上活佛一面。这次龙多活佛一行刚到村口,便被酿酿迎到家里去,老人躺在床上,见活佛来了,内心充满喜悦,龙多活佛为他念了颇瓦法,念到一半时,老人安详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龙多活佛这趟来西穷寺,为当地老乡举行了一个阿弥陀佛极乐大法会,还传了颇瓦法。来此之际,正逢汉地“非典”流行,为防疫疾蔓延,当地政府奉上级之命,封锁了交通,不准外乡人来参加。即便如此,消息传出后,许多老乡或骑马或步行或乘摩托车,抄小路来赴法会。

西穷寺的前身,可一直追溯到公元1026年(北宋仁宗天圣年间),有位来自拉萨的宁玛派上师,在不远处的嘉壤塘建起一所寺院。此后,这所寺院几经毁损,据记载,1654年(清顺治十一年)又获重建,但在“文革”中又被彻底摧毁。

不过,风风雨雨,毁毁建建,在藏地,佛法的种子是熄灭不了的,“文革”以后,西穷寺再次重建。

大经堂里的这尊莲花生大师像,也是“文革”后重塑的,里面装进了赤洛活佛当年取得的一个伏藏品,还有赤洛活佛圆寂火化后未烧掉的心脏,故特别珍贵。

在藏传佛教中,宁玛派通常与噶举派、萨迦派、格鲁派等并称为八大教派之一,其源渊来自一千三百年以前由印度来藏地弘法的莲花生大师,其最殊胜的修法是“大圆满”。

修习“大圆满”至虹身成就者,临终身体会缩得很小,甚至全部化光。远的不说,20023月,甘孜色达年龙寺达热拉姆上师去世后,身体缩得很小,火化时地上出现舍利子,空中降下白色鹰绒。还有,供在这只木龛中的一具真身,听说也只有一肘高,现由修行者的弟弟护持着。有位杭州居士许诺要建一座真身塔,届时我们或有望亲眼一睹这当代奇迹。在五明佛学院,龙多活佛是协助法王如意宝传授“大圆满”实修法门的主导师。

大约一个世纪前,伏藏大师列绕朗巴(1856-1926)有一次取到一个很宝贵的伏藏品却打不开,经与青海的一位上师一起观察,发现该伏藏法的法主应是赤洛活佛,于是写信将他请来(这是写给赤洛活佛的信件原文),一束阳光直射他的胸口,伏藏法被顺利打开了。列绕朗巴大师观出,赤洛活佛多世以前曾是藏王赤松德赞的转世。他对赤洛活佛评价很高,视为自己最出色的一个弟子。

有必要指出,今日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的前世,就是这位神通无碍的列绕朗巴大师!列绕朗巴不仅以伏藏师的身份称道藏地,他还是十三世达赖喇嘛的经师。无独有偶,赤洛活佛到拉萨时,也应十三世达赖喇嘛之请,为他灌了一个遣除违缘的顶。[这幅布达拉宫中的壁画上,画的是1908年十三世达赖喇嘛入京朝觐清朝光绪皇帝和慈禧太后。]

赤洛活佛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各处岩洞或关房里苦修,西穷寺的寺务大都委托他的弟弟晋美多杰活佛处置。他弟弟“文革”后期在新疆去世,其伺者今还健在,是位医术挺不错的老藏医。

今日西穷寺里上了点年纪的僧人,回忆起当年赤洛活佛的点点滴滴,崇敬缅怀之情,依依溢于言表。这位名叫班嫩的老喇嘛,8岁出家,今年72岁了。他说,他十分怀念赤洛活佛在世时的那个年代,那时寺院里有三百多个僧人,每年从一月到十二月要举办很多法事活动,寺院里有很多很宝贵的佛像,可惜后来都被没收或被毁坏了……

这位尼若喇嘛,8岁出家,今年76岁了。他说,赤洛活佛是个外表很平常的人,但内在气质与众不同,是个非同寻常的修行者。他去世后,一颗血红的心脏怎么也烧不掉,变得坚硬如铁。

这位住在道孚一座小山上的噶绒活佛,前些年曾被安排担任县人大及政协领导职务,他回忆说,自己是赤洛活佛弟子中年龄最小的一个,那时赤洛活佛来炉霍呆过一段时候,每天夜里只睡两小时,中午吃一点糌粑,晚上不再吃,一辈子都这样苦修,很了不起……

这位老瑜伽师孜维,82岁,曾坐过8年监狱。他说年轻时曾跟赤洛活佛走过很多地方,31岁回西穷寺当起经师。他称赞赤洛活佛是位很了不起的实修者,他也赞叹今日龙多活佛为弘扬佛法作出的贡献……

这是赤洛活佛当年用过的钵盂。这么大的钵盂,装上一钵糌粑,至少能维持好几天的日子吧。

龙多活佛这趟来西穷举办法会,天刚蒙蒙亮,他就进了大殿,为一大早赶来的信众授八关斋戒。

高原上的气候,说变就变。5月,汉地早已春光明媚、鸟语花香,这儿却春寒料峭、冷意逼人,早起只见一夜飘雪,漫山皆白,别有一番情趣。

法会上,尽管气候变幻无常,许多虔诚的信众端坐泥地之上,任凭雨雪交加,身心如如不动。

龙多活佛在法会上,一如他平时那样,一有机会就谆谆教导信众:学佛首要修心,做人首要清净,要把持戒化为日常的自觉行为,不杀生、不偷盗、不诳语、不邪淫、不酗酒……

这位老乡名叫土丘,70岁,他说二十几年前龙多活佛来这儿坐床时,他看到赤洛活佛的转世又回来了,高兴得不得了。讲到这一次龙多活佛来西穷寺开法会,还为乡亲们传颇瓦,他感动得流下泪来……

这位小伙子名叫乌孜,15岁,家中姐弟共5人,父母皆为农民。小伙子听了前几天龙多活佛在法会上宣讲的道理后,深为触动,今天一大早跑来看望活佛,发誓说,他以前对父母不太听从,从今要改,一定要孝顺父母,而且保证这辈子不偷盗、不杀生、不吃烟酒……

就连这么年幼的儿童,活佛宣讲的佛法,从小在他们天真无邪的心中播下了宝贵的种子。

附近有一所噶举派的庙子鱼托寺,该寺年近九十的主持索囊上师,前来西穷寺为龙多活佛举办的法会助兴。

当天的法会结束了,很多人还不肯走,涌向法座,向活佛敬献供养,并请求得到加持。龙多活佛为信众一一摩顶加持。对于每天收到的供养,他说,西穷寺太穷了,我怎可拿这里的东西!不管是现款也好,还是酥油、茶砖等食物也好,最后他都留在寺院,一分也不带走。

赤洛活佛的弟子遍布全藏,其中一个得意门生名叫扎坚活佛,为八美拉乌通寺主持。赤洛活佛生前最后一次去拉乌通寺时,临别之际,扎坚活佛说:“你这趟走了,以后我们再也见不着了吧?”言毕伤心落泪。赤洛活佛说:“不要难过,我很快就会再来你们这个地方。”

赤洛活佛回去后不到两年就圆寂了,又过了两年,他的转世龙多活佛果然在那里出生了,其生母是扎坚活佛的妹妹,其父亲则是拉乌通寺原先的一位管家。

管家还俗娶妻,乃出于一位大修行者阿旁大师对他的面谕:“你应该还俗,有个不一般的使命要你来完成。你以后将得到一个孩子,不是个一般的人,他的违缘消除之后,世上三分之一的人,不管是见过的、接触过的,哪怕是听到过他的名字的,都能种下解脱之因乃至获得解脱……”阿旁大师,正是前面提到的,那位圆寂后身体缩得很小的年龙达热拉姆的令尊大人。

拉乌通寺大约两百年前由多钦则仁波切所建,这位藏地历史上的大成就者,种种不循常规而又令人拍案叫绝的行为,定会让你联想起汉地那位疯疯癫癫的济公和尚。据传多钦则由西藏经过这里时,是应护法祈请,在这儿建起拉乌通寺。建庙木材砍自远山,没有路,他以神通将木头和伐木工从空中搬来,一个伐木工出于好奇,半空中睁开眼睛,结果人和木头就落在了半路上。

这块像白雪一样的石头,据传是多钦则仁波切以神通之力从对面亚拉雪山上扔过来的。

上个世纪初,拉乌通寺由康定土司委派的仁真多杰活佛来管理。仁真多杰一辈子闭关苦修,他妹妹的一个孩子,就是扎坚活佛;他自己的转世,是今日拉乌通寺的主持阿克洛珠活佛。

当地老人回忆说,扎坚活佛的妹妹怀孕后,扎坚对她说:“你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今后会很了不起,你一定要多做善事。”于是他妹妹经常念经、转经、救济穷人。龙多活佛出生后,从小就喜欢跟舅舅扎坚活佛在一起,这就是他当年住的地方。老人说,龙多活佛一岁能背金刚七句,两三岁就跟他舅舅学藏语。

尼若喇嘛说:龙多活佛出生时,有许多瑞相,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至今还记得两条:一是那时正是冬天,却有一只布谷鸟飞到他们帐篷上,发出“布谷布谷”的叫声;二是刚从外面提回来的一桶水,变成了雪白的牛奶。

龙多活佛四岁时,一场厄运降临他家,舅舅和父亲被关进了监狱,家里贴上了封条,东西全被没收,他和母亲、姥姥、姐妹五人开始了艰难的流浪生涯。当时百业雕敝、饿莩遍野,他们靠挖野菜、野草勉强度日,直到8岁之前,小龙多再没穿过一双鞋子。艰苦的生活,对年幼的龙多活佛是一种人生的考验和磨砺,也因之更使他体会到佛法的难得与宝贵。

八十年代初期,在西穷寺阿松喇嘛相邀之下,龙多活佛等人一起去色达洛若,寻访列绕朗巴大师的转世晋美彭措。晋美彭措上师那时住在一所很简陋的破屋里,身边没几个人,他非常高兴地迎接龙多活佛的到来。

龙多活佛一年里数次往返,后来干脆长住那里,帮助建起一座能容数十人的小经堂,成为日后闻名于世的五明佛学院的雏形。1987年,经十世班禅大师批准,赵朴初会长题写校匾,喇荣五明佛学院正式成立,晋美彭措院长力邀龙多活佛担任常务副院长。你看这漫山遍野密密麻麻的小木屋,这儿已成为世界上最大且最有特色的一所佛学院。

让我们再回到拉乌通寺。龙多活佛的舅舅和父亲被关进监狱后,没几年都被折磨而死。扎坚活佛死后,有弟子偷偷将他尸体挖出火化,得舍利子7颗。从“文革”后期起,住在羊圈里的阿克洛珠活佛,不顾危险,每天夜里偷偷地搬石头和泥,盖起一座小塔和一间转经房。时至今日,洛珠活佛在拉乌通寺已建了4百多个塔和1百多个转经轮,还准备继续建下去。[活佛为这条小狗起了个很动听的名字:“小姐”。]

10年前,洛珠活佛为扎坚活佛盖了一个舍利塔,龙多活佛为该塔开了光,不久这座塔竟然从石头里长出一棵树来!到今天这棵树已有一人高了,凡亲眼目睹者无不叹为神奇稀有!

龙多活佛对他的出生地和扎坚活佛一直很有感情,五明佛学院院务再忙,隔上几年,他总要抽时间来八美走上一遭。

20036月,也就是继西穷寺阿弥陀佛极乐法会之后,龙多活佛来到八美,为新建的一座大白塔举行开光,并为当地老乡举办了一个地藏王菩萨法会。

八美历来是一块佛教圣地,当地惠远寺为七世达赖喇嘛所建,清朝雍正皇帝曾亲临此寺并钦赐寺名。[这是清政府用汉、藏、蒙文树立的石碑。]据该寺活佛介绍,十一世达赖喇嘛也出生在这里,这是为纪念他的出生而修建的小佛楼。

八美也是个风光十分美丽的地方,处处景色如画。跟西穷相比,八美地处川藏公路上,条件显然要好一点,不过,这里藏族老乡对佛法的恭敬并不逊色。在茫茫雪域高原上,从南到北,从西到东,不管你走到哪里,都可见到藏族老乡对佛法的一片虔诚。

法会期间,穿插了歌舞演出。藏族同胞天性豪爽、能歌善舞,色彩艳丽的服饰,情感浓烈的表演,为八美小镇增添了不少喜庆的气氛。

赶来参加法会的汉族弟子也兴致勃勃上了场,他们演唱的是一首自编的歌颂龙多活佛的歌曲。

以佛法结成的藏汉友情,像酥油茶一般水乳交融,滋润着佛门弟子的心田。当地老乡以隆重的礼节,向远道而来的汉族弟子表示诚挚的欢迎和谢意。

龙多活佛的姥姥和母亲早就去世了,他的姐姐、妹妹俩至今仍住在离八美镇数十里的牧场上,靠放牧为生。

在八美,龙多活佛没自己的房子,每次来这里,轮流住老乡家里。龙多活佛的姐妹曾向他哭诉:“当今好多活佛都很有钱,你是个大活佛,怎么不帮帮我们亲姐妹?别人早就住上房子了,只有我们还住在帐篷里。”龙多活佛说:“我没钱给你们,弟子们的供养和法会的收入,要用来放生、印经书、塑佛像、竖经幡和修寺院,不能给你们盖房子!”这是姐妹俩住了几十年的帐篷,帐篷顶上早已绽开无数个星星点点,每逢下大雨,帐篷里也滴水不止。

龙多活佛有时对他身边的弟子说,作为一个修行人,有时他真想抛下眼前这一切,像当年赤洛活佛和扎坚活佛那样,跑到远远的一个没人认识的山洞里去闭关修行。不过,他又感慨,有那么多地方要我去开法会,还有学院的许多事要我去做,看来这辈子我是摆脱不了了……

630,法会最后一天,上午八点三刻至九点钟,新建的大白塔塔顶,日月轮突然放射光芒,不少人亲眼看见,心头顿生法喜。下午灌长寿佛顶,当龙多活佛念到祈请本尊降临时,天空突然出现美丽彩虹,环绕太阳四周,空中并飘下许多白色的花雨,参加法会的人抬头仰望天穹,一片赞叹之声。

法会结束,许多人涌向法台,祈求再次得到活佛的加持。会后向信众发送甘露水和加持品,男女老幼竞相恭领,人人欢喜踊跃、笑逐颜开。要说藏族同胞生活中最美好、最开心的时候,也莫过于此时此刻吧。

继西琼、八美法会以后,龙多活佛不久又应邀去道孚孔色乡、雅江瓦多乡、木绒乡等地举办了法会。在瓦多乡举办的极乐法会上,天空中出现美丽彩云,与八美法会上的绕日彩虹相映成辉。当你看见此时此景,不管你对佛教信还是不信,恐怕很难再会无动于衷的吧。

 

【全片典型镜头回放:高原群山、草场牛羊、玛尼堆、经幡…………】

 

随主题歌《山高水远播法雨》同步打出歌词:

 

你在苦难中出生,

你于苦难中长大,

你对苦难有太多的感受;

不过你最关注的,

不是自身的苦难,

而是众生得到苦难解脱。

 

你与佛法天生有缘,

你跟佛法心心相印,

你对佛法有圆彻的领悟;

不过你最期望的,

不是自身的成就,

而是众生走上醒悟之路。

 

你是如意宝的助手,

你是宁玛巴的大德,

你是大圆满传授主导师。

众望所归龙多尊,

山高水远播法雨,

佛法之光照亮四面八方。

 

最后在黑画面上滚动播出字幕:

 

从西穷到八美,从龙多活佛的前世,到他自己的出生地,随活佛走了一遭。因活佛行事为人十分低调,每每问及他的出生经历等等,他总说自己是个很平常的人,没什么可多说的。当他看到有照相机、摄像机对着他时,他总说自己没什么好拍的,多拍拍藏族老乡的场面吧。龙多活佛至今举办过的法会不下百余场,上面拮取的一些小镜头,实在不是关于龙多活佛的全面介绍。但一路同行,我的心被龙多活佛宽广无比的慈悲心和平易谦恭的人格力量深深感染了,尤其被阿旁大师关于世上三分之一的人将由他而种下解脱之因的授记强烈震撼了,我还是愿意将这部不成熟的作品,奉献给一切有缘的观众,就算是从树上摘下的一片叶子、从海中掬起的一滴水珠吧。最后,本片制作得到…………等居士鼎助,在此致谢。

 

 

 

200312

 

内容简介

 

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作为当今世界上一所最大且又最具特色的佛学院,早已闻名遐迩,而该院常务副院长龙多活佛——多年前即被院长、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称为下个世纪弘扬宁玛教法的大绍隆者,因行事为人一向十分低调,致外界对其生平事迹大多不甚了了。本片是头一部有关龙多活佛的形象写照,以活佛2003年在西穷(其前世所在地)和八美(其本人出生地)这两个地方举办的两个法会为纽带,介绍了活佛的转世由来及今生的简略经历。片中对藏传佛教一些基本内容所作的深入浅出的说明,有助于观众更好地了解雪域圣地的过去和现在;而展现在片中的青藏高原种种风土人情,有不少堪称是当今世界上十分难得的镜头。当你看到在龙多活佛举办的八美和瓦多两个法会上,天空中都出现极为殊胜的天象,不管你对佛教信还是不信,恐怕谁都再不会无动于衷……

文章录入:喇嘛钦    责任编辑:喇嘛钦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发表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